首 頁     企業簡介     精品展示     紅木知識     專賣店     選購保養     聯系我們
 
 
張德祥談中國清代家具廣作?京作?蘇作
  有問:廣作、京作、蘇作三地家具,被譽為中國清代家具的三大名作,這三大流派各有哪些不同的風格和價值呢?
  張:廣州自清初開海運,成為對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門戶,南洋各國的優秀木材紛紛由廣州進入內地。原料的充裕供給,賦與廣州家具獨特的造型和風格,成為清代家具的正宗和代表。
  清代人喜愛深暗、沉穆的顏色,黃花梨家具被紫檀替代了,紫檀被視為家具制作的首選之材。其次是紅木,老紅木的顏色最接近紫檀。
  廣作家具的特點是用料粗碩。由于料源充足,在追求優美藝術效果中,用料不吝惜,不將就。廣作家具初期產品,基本上是領受宮廷旨意,為清宮制作,或仿宮廷做些家具,進入市場。因此廣州家具講求木性一致,決不摻雜其它種類木材,工匠們挑選最佳木料制作。為使優美的紋理得以表現,廣作家具,不飾油漆,木質完全裸露。
  廣作家具清中期漸漸融入西洋家具的造型和式樣,是一種殖民地家具樣式。
  問:或者叫清代洋式?
  張:常會聽家具商講,"我有對孫中山式的扶手椅",即是指后期廣作家具。它的裝飾花紋,受西方建筑雕刻的影響,家具多有浮雕和高浮雕,乾隆、嘉慶時期,模仿西洋建筑之風大盛,清廷每年除定購大量廣作家具外,還挑選技藝高超的工匠到皇宮,制作同建筑物相諧調的、中西合璧式家具——以傳統工藝做成器物后,雕刻成鑲嵌西式圖紋,常見的是西番蓮。西番蓮形似牡丹,線條流暢,可依不同造型隨意變化。
  問:我有一張小字臺,一位朋友說:京作的,沒勁。我甚覺不服氣,皇帝在北京,清宮造辦處高手如云,中央的家具反而不如地方的家具好么?
  張:這里有一個概念要搞清,京作家具,應分早晚期提法,早期的京作應該是造辦處制做,及造辦處出樣監制的質量上乘、具有皇家氣派的精美家具。其存世量較少,多由王府散落民間。而晚期京作則是在庚子之亂以后,大量王府家具落入民間,由民間木工草率修理轉而仿制的宮廷樣式的家具。其質料低下,結構松散,雕法粗劣,其中大部分風格是仿宮廷紫檀家具的,較受民國軍閥、達官遺老的歡迎。同時民間木工也迎合來京洋人的口胃仿制一些明式家具。你那張字臺,是民國時期的,跟清家具差一大截,明式家具中沒有京作家具流派,至清雍乾兩朝才開始形成,它以清宮造辦處所制家具為代表,多按皇家旨意制造。京作家具紫檀味十分足,宮廷大量使用紫檀家具,所以,也有人講京作家具宮廷味濃。早期京作家具的榫卯講究,造型落落大方。
  問:大方凳,寫字臺都被說成京作家具,這些東西并沒有宮廷味呀?
  張:造辦處集合了從廣州、蘇州等地征調的工匠,家具制作吸收了兩地的一些特點,它的造型多選用廣作家具,線條則是蘇作家具線條。因此,用料較廣作講究而且小,比蘇作又實在。后期京作家具,多出于河北工匠之手,頗為粗俗,也就是平民化。晚清家具實用,缺乏對藝術性的追求,所以沒有宮廷味。民國的仿宮廷作家具,也應收入京作家具系列。晚期京作家具制作一般是大改小,舊翻新,榫卯不講究,干粘,牙板內無榫,里邊處理粗糙,盡是大鋸毛子,用繩子捆緊掛膠,膠干后,鉆眼砸進一個竹楔子完事。鑿的眼特別大,榫又小常纏布條,硬塞進去。
  問:這一狀況,是否由于出現了一個好的市場,無論好壞,隨便做一個就賺錢?
  張:當時的社會動蕩,各種勢力人物像走馬燈一樣變更頻繁,京師之地又是各路人物匯集之地,誰走了都不帶家具走,誰來了又都要買硬木充闊。同時,這些新貴或官或商,大凡并不文雅,圖個便宜熱鬧,就這樣,生把京作家具給慣壞了。應了"貨賣一張皮"的老話。還有,后期京作家具的工匠,來自河北,是一些打造大車、蓋房出身的工匠。藝術感受和追求差,技藝低微,完全是出于謀生混飯。因此,常?;顑鹤鐾旰?,打蠟十分賣勁,好蒙人,他們追求商業利潤,偷工減料,花牙板一般是葫蘆萬代等圖案。這類圖案本身隨意性大,由于沒有具體的線條要求,大小歪直都能看得過去。清初圖案多為博古,雕博古非常吃功夫,圓曲彎直要求很高,略一走形,十分顯眼。
  問:那么民初家具的價格呢?
  張:買者一般是沒有文化的財主、軍閥、官僚。家具價格界乎清初家具與柴木家具之間。外表好看,價錢不高,頗受先富裕起來的人的歡迎。
  問:古玩都有一通病,自乾隆后,工藝每況愈下,木器亦然。
  張:大項的傳統工藝品如此,但是清末民國也曾有一些東西超過前代,如竹木牙角雕,內畫煙壺等,總的來講,確不如前朝輝煌。所以說,清代的好東西除紫檀外,還得屬黃花梨的。
  問:黃花梨家具自南方運至北京,漕運是官運,運價奇高,黃花梨家具的價格在清代一定很可觀吧?
  張:比現在的價格高,特別是有題款的木器。一對面條柜,差不多值一千兩白銀,同一座標準的四合院等值。硬木器的使用者非一般人家,老百姓家中有一對榆木擦漆四件柜,就算很氣派了。
  問:小康之家。
  張:對。有得起一對硬木柜的,起碼是副部長,黃花梨家具,在清代一般賣給司局級以上的官員。
  問:這些東西是什么時候流散民間的呢?
  張:一次社會變革,流散一批,平定時期再重新聚集,蘆溝橋事變后,北京曉市硬木家具擺滿了街。有錢人丟下家具逃命,日本人在漢奸幫助下,大收一通。日本一投降,又是一大街,國民黨要員一通猛斂。解放后至文革,人們一直拼命往外甩,是歷史上最徹底的一次……
  問:就沒人買進么?
  張:買木器的人,都是貧窮無奈,買不起沙發一頭沉的主,或者是家里拆了土炕,又買不起好床的人。如那位買龍床的打鼓的。
  問:把他們生逼成了收藏家。
  張:應該說是勞動人民的創造,又回到了勞動人民手中。我們再回到蘇作家具。蘇作形成于明代,明式家具以蘇作為主,注重線條,比例適度,經明代的輝煌之后,到清代頂不住了。清早期黃花梨家具還占上風,隨著社會風氣的變移,家具的造型和裝飾,急速向富麗、繁縟、華而不實的方向發展。蘇作家具失去了在中國家具的主導地位,代表證被廣作家具搶走。清中期,經乾隆朝盛世的超量開采,黃花梨料材用竭,蘇作家具改為紅木。
  問:我們如果看見黃花梨家具,就可以斷定它至少是清中期以前的。
  張:大體上是這樣,哪怕是清味的,也是清中期以前的。
  這么多的蘇式工匠也不能閑著,一部分受聘于廣州,一部分入宮,剩下的工匠就地制造符合市場要求的清式蘇作家具。清式蘇作家具保持了明式蘇作家具的流暢線條,作工細膩,惜料如金的特點。由于進口原料被廣州得地利而大量占用,蘇州原料匱乏,工匠們在每一塊木料上,反復觀察衡比,不能算盡用絕,決不下手。"算盡用絕"成為蘇州工匠的追求和本事。以至連帶外皮的料也不丟棄,一件家具外表有棱有角,里面是平圓的。你一見到這類木器,就可以斷定是蘇作,方料與方料之間的小棱條,用做壓作。方料與方料之間鋸下的小棱條,用做壓席邊,中心不似廣作京作木器用獨板,而用藤席。一件家具做完,地下只有一堆碎末。
  問:省得打掃了,也別想能揀回劈柴。
  張:哪能有劈柴,有個碎頭,削削做楔子用,連個牙簽也找不出來。反映出蘇州工匠的精巧、不惜功的本色。蘇作家具打磨之細令人嘆服,京作與其相比,差遠了。(來源: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)
 
   首頁   |   網站地圖   |   聯系我們       北京貴和堂古典家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 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 技術支持 京ICP備14050644號
亚洲色一色噜一噜噜噜_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_亚洲国产精品免费线观看视频